苹果股票和特斯拉股票的拆股犹如一场危险游戏
发布日期:2020-09-04 15:42

无视美国国内仍在蔓延的疫情以及低迷的宏观经济数据而不停上涨的美股,在周四大幅下跌,纳斯达克(11458.1014, -598.34, -4.96%)指数更是创下6月来最大单日跌幅,当天下跌5%。而这一切都因为特斯拉(407, -40.37, -9.02%)和苹果(120.88, -10.52, -8.01%)等科技股遭到抛售。

现在的美股已经是一个极端头重脚轻的结构,头部主要就是几家科技公司——苹果,亚马逊(3368,-163.45, -4.63%),谷歌(1641.84, -86.44, -5.00%)母公司Alphabet,微软(217.3, -14.35, -6.19%)和Facebook(291.12, -11.38, -3.76%)一共占去了标普500公司总市值的25%。美国股市以前也头重脚轻过,但从没有出现过对同一领域的公司如此“依赖”的结构。

以至于这些公司的股价波动就会导致整个市场的动荡。周四,市值刚突破2万亿美元记录的苹果,下跌8%,创下美国上市公司单日抹去的最高市值——它跌去了近1800亿美元市值,比标普500指数里470家公司市值之和还多。
 

而另一个引领了2020年美股“无脑”上涨的公司特斯拉,当天跌去9%。

但这两家公司当天的下跌对整个市场带来的震荡可能超过对它们自身。因为前不久两家公司刚刚完成了拆股,拆股后刺激股价的上涨一定程度缓和了今日下跌的损失。

7月31日,苹果公司在发布二季度财报之际宣布对股票进行拆分。8月11日,特斯拉也完成拆分股票,此前该公司的股价已达到2200美元/股以上,过高的价格使得散户投资者望而却步。

消息放出后,首次拆股的特斯拉尝到了甜头,截至8月31日股票大涨超过80%,而苹果股价也同样迎来近20%的涨幅。

可能有些人对股票拆分的实质不甚理解,这次拆股:“如果我给你五张一美元钞票,而你又给我一张五美元钞票,那我们彼此的财富都没有增加。”同理,苹果和特斯拉对股票进行拆分其实并不影响其市值,仅仅是股票数量上发生了变化。以苹果108美元/股的价格计算,如果一个人之前持有10股,那么拆股后他将拥有40股,但股票的价格会降为27美元/股。

事实上,这已经是苹果第五次拆分股票。1980年12月12日,苹果在美国上市,不到1小时的时间内,460万股全被抢购一空,当日以29美元/股收市。在2005年到2014年间,以最高位计,苹果的股价从11.17美元/股飙升至118.84美元/股,翻了九倍之多。而在此后的六年中,也就是这次股票拆分之前,该公司股价又一路上扬500多美元。

今年8月,苹果成为全球第一家市值超2万亿美元的公司,每股价格在500美元以上。据此推算,如果苹果公司从不曾拆分股票,那么如今每股的价值约为28000美元,数字惊人。

也就是说,拆分根本不会对公司实际价值有任何影响,而唯一目的就是“使更多的投资者更容易获得股票”

而苹果和特斯拉此前的拆股,得以让更多人加入进来为市场的非理性情绪添油加醋。库克和马斯克们把这当作自己的“善举”,认为是他们的拆分让更多人能享受他们股价成长的回报,但谁又知道这最终会不会只是让更多散户们卷入了一场危险的吹泡泡游戏。

周四,在科技股抛售的影响下,美国股市收盘大幅走低。纳斯达克100指数暴跌649点(-5.2%)至11771,为3月份以来的最大跌幅。标准500指数下跌125点(-3.5%)至3455,道琼斯指数下跌807点(-2.8%)至28257。衡量预期波动率的VIX指数跳涨26.5%至33.60的三个月高位。

科技、硬件及设备(-7.24%)、半导体及半导体设备(-6.22%)和软件及服务(-4.87%)板块跌幅居前。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约67.4%的股票在200日移动均线上方交易,79.8%的股票在20日移动均线上方交易。

在美国经济数据方面,8月份ISM服务业指数从7月份的58.1降至56.9(预期为57.0),而截至8月29日的一周,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从前一周的101万人降至88万人(预期为95万人)。

今日稍晚,备受关注的8月非农就业报告将出炉(就业岗位预期增加135万个,失业率预期为9.8%)。

欧洲股市普遍走低。斯托克欧洲600指数下跌1.0%,德国DAX 30指数下跌1.4%,法国CAC40指数下跌0.4%,英国富时100指数下跌1.5%。

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周三的0.6477%降至0.6347%,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下跌。

WTI原油期货(10月)下滑0.3%,报每桶41.37美元。

现货黄金下跌0.6%至每盎司1,931美元,因美元延续反弹势头。